“张玉环杀童案”27年后改判无罪

来源:观象台

2020年8月4日下午4时,在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简称江西高院)第四审判庭内,审判长田甘霖对27年前的“张玉环杀童案”进行了再审宣判,张玉环被改判无罪,原审判决被撤销。

江西高院判决认为,原审中张玉环的有罪供述真实性存疑,依法不能作为定案根据,“除张玉环有罪供述外,没有证据直接证明张玉环实施了犯罪行为,间接证据亦不能形成完整锁链。”所以,该院按照“疑罪从无”原则,无法认定张玉环有罪。

至此,被关押了9778天的张玉环,终于重获新生。他老家所在的地方政府工作人员,将其接回了老家。而他的代理律师表示,将为张玉环提起约700万元的国家赔偿申请。

从26岁时被警方带走,到53岁洗冤出狱,张玉环的申冤路走了近27年,虽然已到了“知天命”的年纪,他却仍渴望重启人生。

在媒体公开报道中,目前最长冤狱者是吉林的刘忠林,他被错误关押了25年3个月,张玉环的时间则完全超出刘忠林,创下新的冤狱纪录。而他未来一段时间,除了申请国家赔偿外,还要逐步适应阔别已久的自由。

4天前,张玉环的“前妻”宋小女也再次从福建返回江西,两人虽已无法再作为夫妻,但她仍希望孩子们能回到父亲身边。其实,这些年,张玉环的两个儿子很少谈论父亲,因为他们觉得好像是在谈论陌生人一样。

张玉环27年后改判无罪,将申请国家赔偿700万,妻子希望正式离婚,去爱陪了她24年的男人

截止宣告无罪当日,张玉环被关押了9778天。

男童遇害,同村男子被警方带走

在监狱服刑期间,很多狱友都觉得张玉环就是“杀人犯”,否则早出去了,但他从不承认。有人取笑他时,他偶尔也会打上一架。

近27年来,除最早做过两份“有罪供述”外,张玉环逢人就说被冤枉了,可极少有人相信他,尤其是办案机关。

1993年10月24日上午11点半,江西省南昌市进贤县凰岭乡张家村丢失了两名男童,分别是6岁的张翔,和4岁的张磊。男童家属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没听说与谁有深仇大恨。家人和村民一直找到夜里,男童也没下落。

10月25日上午10点多,下马塘村有个叫许耀华的12岁男孩,在张家村北面1公里处的下马塘水库中,发现了两具尸体。他大声呼叫后,在附近砖瓦窑上干活的民工将尸体打捞上岸。

正在寻找两个失踪侄子的张鹏飞得知后,马上跑去水库,并认出是失踪男童。他说,当天正准备将尸体下葬时,村里赤脚医生提出了死因可疑,而且,男童身上确实有明显外伤。下午4点,张鹏飞到进贤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报案,大队长吴有才带人赶到现场。

10月26日,法医对尸体进行了第一次检验,认定一个男童被勒死,另一个被卡死。警方据此推断出:下马塘水库不是第一案发现场,而是抛尸地点,抛尸可能是在24日深夜,可能是本村人在室内作案。

紧接着,进贤公安对全村61户人员进行了排查。后来,警察在夜间发现张玉环家电灯忽明忽暗后,认为这“很不正常”。至此,张玉环被警方盯上。

当地公安将张玉环纳入嫌疑对象的其他原因是,10月26日时,有张家村群众反映,张玉环平时胆大心细,案发后一反孤独沉默的常态,情绪激动,变得活跃,非常关心案件动态。

侦查人员向张玉环了解有关情况时,“他神情紧张,不停地两手搓擦。”还有警察发现张玉环“左手背部有几条条状带血伤痕。对此血痕的形成受到询问时,其言语推诿、支吾”。

张玉环说血迹是干农活时不小心弄伤的,办案人员则不信。

另外,两位遇害男童的父亲表示:“夜晚9点左右,全村村民都在寻找失踪的小孩,只有张玉环夫妇的家门紧闭。张磊的母亲刘荷花还称,25日凌晨1点左右,她忽然听到儿子喊了一声‘妈妈’,闻声而出后,张玉环的妻子宋小女也跑了出来,并抱住自己往家里推。”

刘荷花说:“此时的宋小女衣着整齐,浑身颤抖不停。”宋小女表示,根本不存在这种说法。按照张玉环的交待,事发当晚他的确出去了,那是担心刚收割的稻谷被人偷,自己去稻谷场守夜,由于后半夜天空下起雨,他又回家了。

而警方依然选择不相信,并在1993年10月27日,将张玉环带走、收容审查,其代理律师透露,整个案卷中,都没看到拘留证。

因男童张翔是被勒死,张玉环被带走当天晚上7点多,警方带人去他家谷仓里拿了一条麻绳,麻绳上缠有红头绳。警察量了麻绳长度后,还让村长签了字。

另外,张鹏飞自称在俩侄子遇害的水库中打捞出一条“用麻袋料补过两块补丁的麻袋”。所以,3名警察又到张玉环家谷仓处,拿了一个麻袋,但没让村长签字。

张玉环27年后改判无罪,将申请国家赔偿700万,妻子希望正式离婚,去爱陪了她24年的男人

张玉环(右)入狱前与宋小女的合影。

“认罪口供”矛盾,当事人的说法没人听

警方将张玉环收审后,最初的讯问地点在县城,当时他没承认杀人。但进贤县公安局做出一份检验证明:张玉环左手上的伤痕“手抓可形成”,可没排除有其他致伤可能性。

被收审三四天后,办案人员蒙上张玉环的眼睛,把他带到进贤县长山宴乡派出所,张玉环说自己遭到了吊打、蹲桩、用电击枪击打,以及警犬撕咬。在难以忍受的情况下,被迫做出两份“有罪供述”。

其中一份是1993年11月3日。在这份笔录中,他首先承认了杀人,作案地点系本村“万事塘”旁的张姓村民菜园里,杀人工具是从水塘边捡来的“蛇皮袋做的绳子”和“带皮的杉木棍子”。作案过程是,先动手打了张翔,然后用绳子勒,最后拿棍子打;对待张磊则是直接卡死。事后,将尸体在野外隐藏后,夜间返回去进行抛尸。

在做完这份“供述”第二天,张玉环又“承认”了一次。这次,杀人地点变成哥哥的房间内,工具是“我屋檐下一根用封麻袋口的绳子纺成大人手指粗的麻绳(约有二米长,我家一共有两根这样的绳子,纺绳子时,我还用一根红头绳嵌了进去,以便作记号)”。

张玉环在笔录中说,他先将尸体挪到房间西南角,又用蛇皮袋盖住。晚上,把尸体装入麻袋后,又用板车拉到晒谷场,最后背着两人的尸体往水库去。途中,因两具尸体太重,他在张姓村民菜园里,将尸体放下,分别用麻袋装尸,并抛入水中。然后在另一个地方将麻袋扔掉。

很明显,这两份“有罪供述”中的杀人地点、工具等完全不同,但警方还是给张玉环定罪了。而张玉环一共做过6次笔录,只有这2份是有罪供述。后来,无论什么场合、什么时间,他再也没承认过杀人。但办案机关,只认可有罪供述。

就在警方拿到“有罪供述”第二天,江西省公安厅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出具了一份针对“麻袋纤维”的化验鉴定书,称进贤县公安局“送检的麻袋与嫌疑人张玉环案发当天穿的工作服沾上的麻袋纤维都是黄麻纤维。”

据媒体了解,当年农村装运粮食所用麻袋几乎都是黄麻纤维,这种鉴定很难达到法律层面的唯一性、排他性。

张玉环27年后改判无罪,将申请国家赔偿700万,妻子希望正式离婚,去爱陪了她24年的男人

张玉环家的老宅早已是杂草丛生。

就在张玉环交待“杀人”后,进贤警方在制作《现场勘查笔录》时,对作案工具的描述又发生变化,称从张玉环家里提取的麻绳长5米,比张玉环供述的长了3米。诡异的是,对于如此关键的物证,警方表示:“现场勘查后不予再作保留。”

1993年11月10日,南昌市公安局出具法医鉴定书,再次认定“死者张翔、张磊均为死后抛尸入水。死者张翔系绳套勒致下颌压迫颈前窒息死亡,死者张磊系扼压颈部窒息死亡。”

对此,进贤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在破案报告中认定:10月24日上午11点多,张玉环从责任田拖稻秆回家,进屋喝水时,看见张翔、张磊正在他家屋檐下,把阶檐上的土扒到了阶檐下,便很生气。

然后,张玉环想到张翔以前拿走儿子的凉鞋,还把自家炊房的盐、酱油倒入水缸,就蹿到张翔身边,在他脸上打了两巴掌,并骂道:“你这个狗日的,又在害人!”张翔被打后,还手把张玉环左手背抓出了血痕,这更加激怒了张玉环。

于是,他把张翔拖到哥哥张民强房间,先用两个手指在其额部狠敲了两下,再用手卡其颈部,过了三四分钟,张翔不做声后,张玉环把张翔放在地上侧躺着,又到屋檐下拿了根指头粗细的5米长的麻绳(用封麻袋口的绳子纺成,中间嵌有红头绳作记号),和一根1尺多长的杉木棍。

破案报告显示,张玉环返回房间后,先用木棍在张翔胸部和背部分别打了两下,担心张翔吼叫,又用绳子绕住其颈部、顺着两口角向后颈窝,在颈后用手握住两绳头,往后紧勒,约六七分钟后,张翔死亡。

“杀害”张翔后,张玉环正准备找蛇皮袋掩埋尸体时,看见在屋内堂前玩耍的张磊。他担心张磊将此事说出去,便将其提进张民强房间,用右手掐死张磊。

拿着这份破案报告,警方又综合现场勘查、法医尸检以及其他材料,便认为“全案真相大白”。1993年12月9日,张玉环还告诉预审员,“是刑警队有人逼我讲的”,预审员不听,只是一直再问:“你愿不愿意交待?”

与此同时,办案机关选择将案件办下去,警方以张玉环犯有故意杀人罪,向进贤县人民检察院提请批准逮捕后,1993年12月29日,张玉环被检方批准逮捕。1994年2月2日,检察员讯问张玉环时,他依然没承认杀人,并要求政府把这件事查清楚。

张玉环27年后改判无罪,将申请国家赔偿700万,妻子希望正式离婚,去爱陪了她24年的男人

张玉环的母亲,在等待儿子回来。

被关押9778天后被改判无罪

1994年2月25日,进贤检方将“张玉环案”报到南昌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两天后,南昌市人民检察院向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南昌中院)公诉时指出:“张玉环目无国法、杀死两人、情节严重、手段恶劣……构成故意杀人罪。”

3月26日上午开庭时,张玉环连个律师都没有,任凭他如何陈述自己无罪,法院都不认可,整个庭审笔录只有未写满的8页纸。

1994年5月10日,张玉环在给南昌中院写的材料中提出,所谓麻袋,他是在此次开庭时才第一次见到,并确定不是自家的。

南昌中院则没认可,并于1995年1月26日作出判决,其认定的“杀人”经过与公安局、检察院提供内容基本相同。

南昌中院在判决书中称该案“基本事实清楚,基本证据充分”,并判决张玉环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张玉环不服,向江西高院提出上诉。

1995年3月30日,江西高院通过“(1995)赣刑终字第89号”刑事裁定,将原审判决撤销,发回南昌中院重审。该院认为,原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奇怪的是,南昌中院却不理睬此案了,直到6年后的2001年10月24日,才重审开庭。

这次,南昌中院为张玉环委托了江西聚源律师事务所邓小斌律师,担任辩护人。虽然他对张玉环做无罪辩护,但南昌中院在没新证据情况下,于2001年11月7日作出判决。

这份判决和1993年原一审判决结果几乎相同,其也称:“基本事实清楚、基本证据充分”。法院针对刑讯逼供的反映,称张玉环没有证据,律师意见也无充分根据,因此又判处张玉环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张玉环再次提出上诉后,曾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江西高院,在2001年11月28日,认为“基本事实清楚、基本证据确实”,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这次决定张玉环命运的判决,法院同样没给他指定律师。

2002年1月22日,在看守所被羁押8年的张玉环,转入南昌监狱服刑。此后,他未放弃申诉,向有关部门写了无数材料,但几乎没有进展。

唯一一次希望在2008年。当时,最高人民检察院给了一个回复,材料却最终又转入江西高院处理。2012年,张玉环的哥哥张民强找了个律师,因家中没钱,对方没有代理。

到了2017年,张玉环50岁,失去自由第24年。这年初,在一个媒体人介绍下,张民强与律师王飞、尚满庆取得联系。3月中旬,委托协议签订后,两位律师一起到南昌监狱会见了张玉环。

这时的张玉环仍说自己被冤枉。律师原本以为阅卷会很简单,当天下午,王飞律师就拿着证明、材料等,到江西高院诉讼中心提出阅卷,遭到拒绝。

2017年8月21日,王飞律师与另一名叫罗金寿的律师,去会见了张玉环;22日,在缺乏案卷的情况下,律师仍凭原审裁定起草了申诉材料并上交,但一直没有音讯。9月底,律师去法院询问进展时才发现,申诉材料还在接待窗口桌子上。

几番交涉后,法院工作人员说尽快办理,却始终不同意阅卷。无奈之下,从11月21日开始,多个律师反复与江西高院交涉立案,但一直被推诿。直到2018年3月,律师们联名给江西高院领导写信求助,并向江西省人民检察院控告有关人员3个多月后,法院才对张玉环案立案复查,通知律师阅卷。

2019年3月1日,江西高院做出再审决定,可直到今年7月9日,案件才公开开庭。在庭审现场,江西省人民检察院出庭的检察员称,原审认定的物证证明力不足,张玉环的两份有罪供述,前后矛盾,真实性存疑,建议法院改判无罪。

律师王飞、尚满庆也做了无罪辩护。又过了27天后,2020年8月4日,江西高院终于宣告张玉环无罪。而前述被侦查机关认定犯罪的“杀人证据”,均被此次判决推翻。

张玉环27年后改判无罪,将申请国家赔偿700万,妻子希望正式离婚,去爱陪了她24年的男人

8月4日下午,江西高院改判张玉环无罪。

被改变的家庭

被关押的这些年,张玉环的家庭彻底改变。警方将其带走时,他俩儿子,一个3岁,一个4岁。如今,两个儿子都已成为人父,但对父亲的概念还是那样陌生。

宋小女说,张玉环不想让孩子去看他,所以20多年来,他们父子只见了三四次,其中有一次还是在庭审现场。

为了不让母亲伤心,两个儿子从不敢主动提起父亲,“只要提到就会哭”。宋小女告诉记者,张玉环的名字好像控制着自己的泪腺,可他们注定无法走到一起了。

1996年,宋小女被查出患上子宫肌瘤,担心出现意外后两个儿子没人管,有人便给她介绍了个男人。宋小女犹豫了3年,才和他一起到福建生活,她的病也慢慢好了。

去福建之前,宋小女和张玉环写了离婚协议,但没办离婚证。多年来,她的新伴侣,不仅帮张玉环养大了两个儿子,还给予了她足够的包容与信任。

“我那时整天念叨张玉环,甚至能叫错名字。”宋小女说,为了避免这种尴尬,便直接改口叫老公了,这个称呼,至今没改变过。而且,每次回江西老家,“老公”也会陪自己去。

现在,张玉环无罪了,宋小女也该解脱了。她说让两个儿子回父亲身旁,“让他们互补下,一方缺少父爱,一方没陪伴孩子成长。”接下来的日子,她希望能和张玉环办正式离婚证,然后加倍去爱陪了她24年的男人。

“张玉环会理解我的。”宋小女说,自己把孩子养大了,剩下的日子,期盼大家都好。

虽然宋小女已成为别人“老婆”,但张家还是把她当亲人。前几天案件开庭时,宋小女和儿子回到老家后,就住在了张玉环弟弟张平凡家中。

张玉环27年后改判无罪,将申请国家赔偿700万,妻子希望正式离婚,去爱陪了她24年的男人

中间两位男士,为张玉环案的代理律师。

7月9日庭审过后,因判决结果没下来,他们母子只好先回了福建,8月1日又赶回江西进贤,4天后,终于等到张玉环无罪。

张玉环的母亲张炳莲今年84岁了,她以为开庭之后马上能见到儿子,但又等了20多天,她给张玉环准备的食物,都渐渐变质了。村里人知道,多年来,这个老人全凭一口气活着。

其实,家人更担心的是,张玉环出来后能不能适应社会,毕竟27年发生了太多变化。尤其是他都年过半百了,可自由的意义,比什么都重要。

现在,最难的还有两位遇害男童家属。随着张玉环被冤枉一事落幕后,当年的凶案将再次回到原点。可案件已过去近27年了,很多证据都发生了变化。那么,真凶到底是谁?恐怕永远是个谜。

(文中张磊、张翔为化名)

热点 更多>>
今日热搜
回到首页查看更多
精彩推荐

孟晚舟案多重疑点披露 汇丰为脱责倒向美国

33名博士研究生被退学!原因竟是失联

女教师神秘失踪,井里惊现裸尸

情趣酒店一间房藏30个偷拍摄像头

7旬老汉强奸精神分裂女子致其怀孕被判3年

让你在别人的车上表演一字马,尴尬了吧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