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微商推销男性用品时遭性侵

来源:南国今报

 小容是个微商,但是她卖的产品比较特别——男性用品。小容没料到,在一次送货后,坐在奔驰车里的买家安某却借口让小容讲解产品,将她带去了偏僻的地方。在遭到安某暴力殴打后,小容被强奸了。

  对于这一切,安某的辩护人称,小容介绍产品时言语淫秽露骨,才让安某有了犯意。以至于认为,小容默许了。

  日前,湖南省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理了该案。

  

  (网络配图)

  借口让对方讲解产品实施强奸

  安某是湖南新化人,平时从事企业经营,他与小容是在2019年10月份在“陌陌”平台上相识。在两人的在微信聊天中,安某得知小容平时在做微商,主要在微信朋友圈销售男性用品。

  同年11月12日,也就是事发当天,安某曾两次通过微信邀约小容外出。第一次,安某约小容出来一起吃晚饭,但是被小容拒绝了。当天20时许,喝了酒的安某又一次邀约小容到益阳市资阳区大汉资江城停车场附近见面,称要找小容买男性用品。

  小容以为安某是真的要买她的产品,同意了。小容跟丈夫打了个招呼,就立即出门了。当晚21时40分许,当小容的丈夫赶到资江城小区找到小容时,妻子不但受了伤,还表示被买产品的人强奸了。

  这中间的一个多小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原来,当小容赶到约定地点后,安某正坐在他的奔驰轿车上等待。小容把男性用品从车窗外递给了安某,但安某提出要求,让小容上车给他介绍产品。于是,小容便坐上了安某驾驶的奔驰轿车,坐在副驾驶座位上向安某介绍产品。

  就在此时,事情的发展开始超出小容的控制。安某将车子开到大汉资江城附近的一条偏僻小路上,意图实施强奸。

  判决书显示,安某扑到小容身上欲强奸小容,遭到了小容的激烈反抗,小容用手推、用脚踢,还咬了安某。

  安某被咬之后,反咬了小容一口,并打了小容几个耳光。小容在挣扎中曾打开车门,滚到车外。但安某迅速下车,对小容实施殴打,并把小容强行抱回车内,小容被迫与安某发生了性关系。

  经鉴定,小容右侧颜面部、右侧额面部、左侧颊面部等多处软组织挫擦伤,其损伤程度属轻微伤。

  2019年12月25日,安某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

  

  (网络配图)

  辩护人提出被害人言语淫秽,

  法院:不存在过错

  安某的辩护人曾提出,是因为小容在介绍男性用品时,语言淫秽,这才诱使安某产生犯意,小容对事件的引发存在过错。甚至是小容的一些做法让安某误以为小容默许与他发生性关系,小容对强奸既遂起了积极作用。

  小容在侦查机关陈述,“他威胁如果我再反抗就搞死我全家。因为我被他打了,很害怕,所以只能服从……我当时因为一是被他打怕了,二是想着快点结束逃命。”

  益阳市资阳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没有证据证实小容在介绍产品时语言淫秽,小容上车介绍产品是应安某的要求,且向客户介绍产品是她的职业要求,小容对事件的引发不存在过错。小容在反抗不成又孤立无援的情况下的做法,是迫不得已,意在早点结束早点逃命,小容对强奸既遂也不存在过错。一审以安某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一审判决后,安某提起上诉。“安某一直从事企业经营,不具有社会危害性,对安某从宽处罚有利于未成年子女的成长,有利于避免群体性纠纷,请求二审从轻处罚。”

  在案件二审期间,安某的家属向小容代为支付赔偿款,小容表示对安某的行为予以谅解,请求法院对安某适用缓刑。

  益阳中院基于被害人出具书面材料,表示对安某的行为予以谅解,二审判决安某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相关推荐:

  14岁女孩当伴娘 被刚认识的22岁新郎强奸十多分钟

  2020年1月,曲靖女子花花给同学当伴娘,认识了新郎楚生,在楚生的再三邀约下,花花与楚生还有其他人在楚生朋友徐某的出租屋内打牌喝酒。酒后,楚生与徐某称花花以及欢欢已经喝了酒,怕她们回家被骂,以醒酒为由,将2名女子带去开房。到酒店后,楚生将14岁的花花扶至房间床上使用暴力强奸。

  上述事实,由公诉机关举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被害人花花(14岁)的陈述:

  2020年1月,我同学的朋友结婚,我跟我同学给她做伴娘,楚生是新郎,我就认识了楚生,他加了我QQ。2020年3月3日晚上8点多钟,我收到楚生的QQ信息,他叫我去玩,我不去,他又约我玩被我拒绝,后他再三约我,我就同意了。

  2020年3月4日上午11点多钟,楚生打电话叫我去找他,后我联系同学王某跟我一起去。下午1点多钟,我们到大药房对面,楚生的朋友(徐某)来接我们,把我们带到他住那里,我们坐了10多分钟,王某她爸爸打电话叫王某回去,她就回去了。后我发QQ信息叫欢欢(化名)来和我做伴,我和欢欢到楚生他们那里(徐某租房处)吃饭,打牌喝酒。

  玩了一大碗白酒后又玩了一件啤酒,一直玩到下午5点多钟,我和欢欢都醉了,我们要回去,楚生他们说怕我们回去被父母骂,他们就说把我们送去酒店醒酒,楚生就背着我,另一男的(徐某)背着欢欢把我们背下楼,打了一辆出租车去到酒店,因没有人来开房,楚生又打了一辆出租车把我们带到另一家酒店开房,房间号是302、303。

  因我们醉了走不动,他们把我们扶上三楼房间内,楚生把我扶到(302房间)床上睡着,把我的鞋子脱了,把灯关了,就过来脱我的裤子,我睁着起来拉着裤子不给他脱,但是酒多了拉不住,我的内裤连外裤一下就被他脱了,我哭着叫他不要整我,我要去找欢欢,他又把我推倒在床上,他扑在我身上亲我,摸我的胸部,我一直反抗,但是喝着酒拉不住他,他就强奸了我10多分钟。

  被告人楚生的供述:

  我强奸了花花,我来投案自首。

  2020年1月,我通过本村杨某某认识花花,我结婚那天,杨某某叫花花他们过来我家玩,我加了花花(受害人)的QQ。后我妻子嫌我家庭不好就走了。

  3月3日那天,我发QQ信息给花花,叫她来找我玩,次日早上10点多钟,我去罗平玩就打电话叫她去罗平找我,我到后去找徐某,他在幼儿园旁边一家七楼租房,徐某还约了一个女的二个男的来玩,花花来到小区时,徐某到楼下接她,花花带来一个女的(欢欢),我们就在徐某那里吃饭。

  打“飞四”喝酒至下午5点多钟,我们喝了一大碗白酒,都有点头晕,后我和徐某带她们去开房,打车去到某酒楼开房时,花花酒多了还跌倒在酒店1楼,后我扶着花花,徐某扶着花花的朋友(欢欢)到酒店三楼302、303房间。

  我把花花扶到床上后,把房门关起,关闭电灯,把她鞋子脱掉,想和她发生性关系,去脱她衣服、裤子,她叫我不要整,并用手推我,我就把她裤子脱了和她发生了性关系。

  后花花去302房间找她朋友,因房间门被徐某锁了,她拿塑料盘子敲门,徐某开门后,花花朋友(欢欢)就在房间里哭,花花就问徐某给是碰着她朋友,后其与徐某向她们道歉,因酒喝多了对不起。我们离开酒店时,徐某去前台问把我们开房信息删除,服务员说不行。

  30多分钟后,花花发QQ信息给我,我们又去到酒楼303号房间,花花靠在墙上,口吐白沫,我把她抱了睡在床上,她说她父母已经报警了,我和徐某害怕就跑了。

  证人欢欢的证言:

  2020年3月4日上午11点左右,我同学花花发QQ信息叫我出去玩,下午1点40分左右,我到超市找到花花,她带我去酒店旁边一栋房子七楼,里面有5个小伙和一个女的在里面吃饭喝酒,后我们打牌喝酒,喝完酒后对着我们打牌的两个男的(楚生、徐某)醉了,他们打了一辆出租车带我们到酒楼,开房302、303房间。

  一个小伙(徐某)送我进303房间后我就吐了,另一小伙(楚生)送花花去302房间,期间,那个小伙对我非礼,我听见花花在外面敲门,她叫小伙不要碰我,小伙开门后,花花说和她在一起那个男的(楚生)强奸她。我就安慰她,后来我们家长找到我们,家长就报警了。

  证人徐某的证言:

  我租房子住,2020年3月4日,楚生来我这里玩,1点多钟,他联系花花来我这里吃饭,十多分钟后,我到楼下接花花和一个女的来我这里,2点多钟,我们就打牌喝酒,喝了1公斤左右白酒,又喝了7瓶啤酒,后两个女的(花花、欢欢)醉了趴在桌子上睡觉,楚生就和我说带去开房,现在送回去怕被老人骂。楚生和我心里就想趁她们两个酒醉就把她们睡了(发生性关系)。楚生就背着花花、我背着戴眼睛这个小姑娘(欢欢)到楼下,我们打车到快捷酒店,服务员说忙不得开房,下午6点多钟,我们就把她们带到另一家酒楼开房,我们把她们扶上302、303号房间,花花和楚生进302房间,我和那个小姑娘(欢欢)进303房间。

  5分钟左右,花花就拿盘子敲303房间门骂我,后她们就到302房间,我和楚生在303房间坐了10多分钟,我就去302房间向她们道歉。后我和楚生到外面逛了一会,一小时左右,花花发信息叫楚生过去,我们到302房间,看见花花在马桶边,桌子上有石林烧酒,瓶子里有一半瓶酒,她全身都是湿的,口吐白沫,我就把她扶了睡在床上。

  戴眼睛那个小姑娘(欢欢)说花花她爹妈报警了。我们就吓了跑了。

  2020年3月4日23时30分,在县第一人民医院分别提取花花、楚生的血样各一份。

  市公安局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意见。在送检的花花阴道擦拭物(13号)及花花内裤上可疑斑迹(14号)均检出楚生的精斑。

  到案经过。2020年3月8日,楚生亲属送楚生到派出所投案自首。

  认罪认罚具结书。被告人楚生对公诉机关指控其犯强奸罪,建议对其判处二年零六个月至三年有期徒刑的量刑建议无异议。自愿认罪认罚。

  前科证明。经民警调查走访,暂未发现楚生在本辖区有违法犯罪记录。

  户口证明。楚生,男,彝族,1998年1月1日出生。

  本院认为

  被告人楚生违背妇女意志趁其醉酒之机,强行与之发生性关系,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奸妇女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规定,构成强奸罪。公诉机关指控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

  被告人楚生具有自首情节,自愿认罪认罚,但其行为严重侵犯了未成年女孩的身心健康,不足以对其减轻处罚,依法对其从轻处罚。公诉机关建议对被告人楚生判处三年有期徒刑的量刑建议意见适当,本院予以采纳。

  辩护人建议对被告人楚生减轻处罚,判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楚生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云南省某某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最终被告人楚生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而此事却给花花留下了一辈子阴影。

热点 更多>>
今日热搜
回到首页查看更多
精彩推荐

孟晚舟案多重疑点披露 汇丰为脱责倒向美国

伴娘遭脱衣袭胸,公公醉酒强吻儿媳

女教师神秘失踪,井里惊现裸尸

恭喜!40岁林峯升级当爸

7旬老汉强奸精神分裂女子致其怀孕被判3年

让你在别人的车上表演一字马,尴尬了吧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