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因抑郁症遭航空公司拒载

来源:澎湃新闻

“春秋航空公司员工故意刁难、歧视抑郁症患者,不许抑郁症患者登机,导致患者可能无法就医。”于先生反映,他与女友在威海上大学,10月13日,俩人在威海大水泊机场准备乘坐春秋航空公司9C8743航班前往南京,结果因女朋友患有抑郁症,吃药的副作用导致手抖,被航空公司拒载,并且在公众场合询问私密病情,导致女友情绪崩溃,病情复发。

  10月14日12时许,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辗转联系上处理此事的春秋航空公司工作人员刘某某,“不方便透露,已经将证据提交给公司。”

  10月14日13时许,于先生告诉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 “女朋友昨天哭了一晚,有自杀倾向。”

  

  于先生称,女友患有抑郁症已经两年多,经过治疗已经基本痊愈,现在女友每个月会定期去复查、买药。“这次购买机票,就是从威海去南京的一家医院复查、买药。”于先生说。

  

  10月13日下午16时许,于先生与女友在威海大水泊机场过安检时,安检人员发现于先生女友双手颤抖,便通知了威海大水泊机场的春秋航空公司员工刘某某,“先是把我叫过去询问,我如实回答我女朋友患有抑郁症,由于其女友正在服用一种药物,副作用就会导致双手颤抖,并且近期经常坐飞机,没有任何问题。”于先生在解释后,刘某某又将其女友单独叫过去询问。

  “我看见女友的情绪不对,我就走过去了,我发现他说话非常难听。”于先生表示,刘某某直接向患有抑郁症女友询问很多“刻薄”的问题,如“你怎么证明自己情绪正常”“你为什么会抑郁”。

  

  于先生表示女友在9月中旬就曾从南京飞往威海,他向刘某某出示了近期乘坐航班的信息。并将其女友的病历、药单拿给刘某某,“他说他看不懂”。

  在询问过程中,于先生称,女友被气哭。刘某某多次打电话向机长以及上级汇报,告知于先生,机长决定不让两人登机。

  于先生要求春秋航空公司安排在明早之前到达南京的航班,或购买动车票。但春秋航空只同意将航班改签到14日下午或退回机票钱,“我女朋友约的是14日早上的医生,这个医生平时特别难约,而且每个月定期看医生对我女朋友非常重要,我们当时也不知道还有没有能够到达的动车票。”

  最终,于先生自费换乘两次动车,在14日11时许赶到了医院,“医生马上就要下班了,我们也是刚好赶上,以前坐飞机从来没任何人阻拦过她,难道春秋航空公司就完全不在乎乘客的权益吗?我们希望春秋航空公司能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

  10月14日12时许,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联系到威海大水泊机场,一名工作人员表示,“拒载”是由航空公司来进行判定。

  随后,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联系到春秋航空公司涉事工作人员刘某某,他个人拒绝回应此事,表示不方便对媒体透露,“我已经将证据提交到公司,一切以公司的通告为准。”

  13时许,于先生告诉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女朋友状况很差,昨天哭了一晚,有自杀倾向,“她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情绪了”。

  山东新亮律师事务所的王新亮律师表示,航空公司工作人员从安全方面出发,选择“拒载”,是符合相关法律规定的,仅就“拒载”来说无需赔偿。

  《中国民用航空旅客、行李国内运输规则》规定重病旅客购票,应持有医疗单位出具的适于乘机的证明,经承运人同意后方可购票;传染病患者、精神病患者或健康情况可能危及自身或影响其他旅客安全的旅客,承运人不予承运。

  但王新亮律师认为,就于先生的描述来看,航空公司工作人员的工作方式并不妥当,“航空公司工作人员在公共场合询问私密病情,并导致病人产生损害,可以要求其道歉或进行相关赔偿。“

  截至14日15时发稿,春秋航空公司仍未与于先生联系,机票退款仍未到账,也未有相关通报。

  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 宗兆洋 编辑 刘瑾阳

  观点:

  航空法尚未有相关明确规定

  心理科医生:抑郁症患者稳定期可乘坐飞机

  中国民用航空总局发布的《中国民用航空旅客、行李国内运输规则》,第34条规定显示:"传染病患者、精神病患者或健康情况可能危及自身或影响其他旅客安全的旅客,承运人不予承运。”

  东方航空和中国国航的客服人员均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公司对于抑郁症患者乘机没有特别的规定。南方航空公司的客服人员称,抑郁症患者只需要自行询问医生是否可乘坐飞机,航空公司对此不会进行限制。

  湖北宜昌精神卫生中心临床心理科主任刘陈表示,“抑郁症包含在近400种精神疾病内,属于精神疾病范畴。”他认为,处于稳定期的患者到医院开具病情稳定的证明后乘坐飞机是没有问题的。但他不建议发病期的抑郁症患者乘坐航班,“通常不会对他人造成伤害,但在密闭空间内可能会出现沮丧、呼吸困难等症状。

  北京安定医院主任心理师姜长青告诉新京报记者,如果抑郁者患者在接受治疗后临床上表现为社会功能正常,可以判断为处于抑郁症稳定期。在该稳定期内,患者可以正常乘坐航班。

  航空法教授:机长有权做出拒绝乘客登机的决定

  航空法教授、海南国际仲裁院仲裁员刁伟民表示,目前并没有明确的细则规定抑郁症患者是否可以乘机,这个权力交由航班机长来综合各种因素进行判断。机长通常会严格地将对安全造成威胁的因素排除在乘机范围外,“如果乘客在现场情绪波动较大,机长有权做出拒绝乘客登机的决定。”

  刁伟民也提到,未来在航空法的修改上,应当明确什么样的精神病患者可以乘坐航班,“这样既能保护精神病患者自身状况不受飞行影响,又不影响航班安全及其他旅客乘坐。”

热点 更多>>
今日热搜
回到首页查看更多
精彩推荐

孟晚舟案多重疑点披露 汇丰为脱责倒向美国

伴娘遭脱衣袭胸,公公醉酒强吻儿媳

女教师神秘失踪,井里惊现裸尸

恭喜!40岁林峯升级当爸

7旬老汉强奸精神分裂女子致其怀孕被判3年

让你在别人的车上表演一字马,尴尬了吧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