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新疆疫情暴发地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在今天下午召开的新疆第三场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 新疆喀什地区卫健委党组书记李林玉介绍,10月26日24时至27日17时,喀什地区新增确诊病例5例,均为无症状感染者转确诊;新增无症状感染者19例,均为26日阳性混管复检出来。截至10月27日17时,喀什地区现有确诊病例5例,无症状感染者178例。喀什地区需检测总人数474.65万人,已全部完成核酸检测。除疏附县183人呈阳性外,其余均为阴性。

李林玉还说,经对发现的无症状感染者样本病毒进行全基因组分析,排除疏附县疫情与7月份乌鲁木齐疫情病毒的相关性。目前,在已检出的无症状感染者中尚未发现有明确的与相关疑似病例、确诊病例、发热病人接触史,或与冷链物品、野生动物的接触史。疫情溯源工作正在进行中。多位医学界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分析说,因为新疆口岸线较长,与多个国家接壤,这次疫情为输入性的可能性较大。

此次新疆喀什疫情感染者都与疏附县站敏乡三村工厂有较大相关性。据《中国新闻周刊》了解,站敏乡三村工厂是当地为了脱贫,帮助当地人口就近就业所建立的一家制衣厂。该厂有287名女工,占地500平方米,意味着人均工作面积不到两平米。据新疆平安网信息中心公众号,该制衣厂以制作校服为主。

揭秘新疆疫情暴发地:系扶贫性质校服“卫星工厂”,员工以年轻女性为主,无症状也可能成为超级传播者

疏附县舒畅服装有限公司女工在缝制衣物/来源:中国长安网

至于此次疫情出现上百例无症状感染者,德国华裔病毒学家、埃森大学医学院病毒研究所教授陆蒙吉说,这与病例发现较早,处于感染早期有关,而有关无症状感染者增多是否意味着病毒变异,致病性减弱的推断,陆蒙吉认为,现有证据在科学上还不足以证明这点。

疫情暴发地为扶贫性质的“卫星工厂” 员工以年轻女性为主

依国家统计局网站信息,疏附县站敏乡共有20个村。这次疫情发现的首例无症状感染者——17岁女子住在站敏乡2村,在疏附县某制衣厂工作。其父母工作地为站敏乡3村工厂。站敏乡3村全名为艾日克贝西村。疏附县商务和经济信息化委员会一位工作人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3村工厂全名叫疏附县舒畅服装有限公司,是一家制衣厂,具有扶贫性质,主要是为了解决当地农民,尤其是贫困人口的收入困难。工厂员工以女性为主,很多年龄较小,多为刚刚生育后不久,孩子年龄较小需要照顾,无法外出打工,于是就近就业。

公开资料显示,舒畅服装厂成立于2018年,注册资本300万,经营服装设计制作与销售、窗帘制作与销售、布料销售、床上用品缝纫与销售等内容。前述工作人员透露,无论是三村工厂,还是17岁女子所在园区内制衣厂,都是专门为解决扶贫问题而建设的“卫星工厂”。所谓“卫星工厂”,即为吸引当地及附近人口就业之意。疏附县这样的工厂还有十几家,覆盖面很广。由疏附县商务和经济信息化委员会2018年7月发布的《疏附县2018年卫星工厂建设项目施工招标公告》中写道,将在2019年拟脱贫的25个村内,每村新建一座卫星工厂,每座500平方米。站敏乡共有7个村新建了工厂,三村工厂也在其中。到2019年,所有工厂已投入运行。工人年收入在2万左右,超过了扶贫年收入8000元的基线,每户只要有一个在工厂上班,就可以解决一家脱贫。

三村工厂属于这些工厂中人数较多的大厂,共有287名女工,一般的卫星工厂工人在100—150人之间。疏附县一位驻村干部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自2019年12月底新冠疫情在武汉暴发以后,疏附县的工厂一直处于停工状态,今年9月初开始复工,每个工人进门要测体温,早晚对工厂各消杀一次。在厂房内,人均工作面积不到2平方米,但工厂要求工人不扎堆,不聚集,且上工期间必须严格佩戴口罩。这次疫情暴发后,所有工厂全部停工,目前,当地政府对停产的工人给予每人每月600-700元的补助。

揭秘新疆疫情暴发地:系扶贫性质校服“卫星工厂”,员工以年轻女性为主,无症状也可能成为超级传播者

疏附县舒畅服装有限公司女工在缝制衣物/来源:中国长安网

针对公众关于17岁女生工作期间在工厂内宿舍居住,其间多乘坐母亲电动车回家过3次,工厂对工人如何管理的疑问,前述工作人员解释说,今年7月新疆暴发局部疫情后,疏附县的工厂对工人是否必须在厂内住宿没有硬性要求。比如,三村这种村内工厂,员工主要是三村村民,也有一些来自临近村镇,由于大家都住的不远,所以在厂内住宿的情况很少。但此次疫情的首例感染者17岁女子来自二村,工作地点则在疏附县城内的工业园内,离家较远,所以选择在厂内住宿。在县城的工业园内,工人在厂内住宿的情况更加普遍。

无症状感染者也可能成为超级传播者 无症状不代表致病性减弱

这次新疆疫情的首例感染者是在喀什地区疏附县对“应检尽检”人员进行定期检测中发现的。喀什地区疫情防控指挥部医疗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喀什地区开展“应检尽检”的背景,是因为7月中旬新疆出现了局部疫情的暴发,并且在喀什地区出现了乌鲁木齐输入和关联性病例。截至8月1日24时,喀什地区共有乌鲁木齐输入病例和关联病例各1例。

前述疫情防控指挥部工作人员称,为保障民众的正常生活,同时也能将病例及时筛查出来,就启动了大规模乃至全员的核酸检测,“应检尽检”的意思是只要在喀什地区的行政范围内,都要检测,如果不检测,一定时间后,健康码就会由绿变黄,影响出行。

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党委书记卢洪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因为新疆有着非常长的口岸线,在7月新疆疫情发生后,自治区内很多地方都会每隔一到两周进行一次检测,并且采取5到10个样本混合的混检,成本也不会很高,利于早期发现感染者。《中国新闻周刊》也了解到,在新疆7月中旬暴发了一轮疫情后,从8月底开始,疏附县对全体人员都进行了一轮核酸检测,对部分重点人群实行特殊检测,也就是每14天一次。但前述驻村干部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对于何谓“重点人群”,并没有具体规定,由地方根据各自情况将检测名单上报。以他所在的疏附县某村为例,经常和外界接触的商店员工、在基层入户走访的乡干部,以及工厂员工都属于“重点人群”。

既然已经做到“应检尽检”,为何仍会一下子暴发出上百个案例?德国华裔病毒学家、埃森大学医学院病毒研究所教授陆蒙吉向《中国新闻周刊》分析说,如果存在超级传播者,每两周一次的检测频率就不够了,在这期间,超级传播者可能已经传播了很多人。但由于目前具体的流行病调查结果和数据还没有公开,还难做出判断。不过,从理论上讲,无症状感染者虽然病毒载量低,但并不意味着传播性差。“无症状感染者也可能成为超级传播者”。他强调说。

解放军总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部教授刘又宁则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从大量无症状感染者来看,这次疫情中病例感染的毒株可能发生了变化,“可能是传染性没减弱,但是致病力减弱了。”而与新疆临近的一些国家和地区也都出现了无症状感染比例增高的情况,俄罗斯患者有40%以上是无症状感染者,白俄罗斯更高,前一段的数据接近80%。“怀疑是通过陆上口岸,将中亚的毒株带进来。”

对此,卢洪洲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在国内已经没有本土疫情的前提下,喀什的疫情可以判断为输入性病例导致的聚集性病例。但在他看来,当下并没有足够科学证据表明新冠的病毒致病性减弱,出现大量无症状感染者更可能是因为早发现,病人处于感染早期的原因。

陆蒙吉认为,目前尚不能判断此次喀什疫情多为无症状感染者是病毒变异的结果。他解释说,新冠病毒的传播力和它感染上呼吸道的能力有关,但致病性却和感染下呼吸道有关,但病毒在感染下呼吸道之前,首先需要进入上呼吸道。而病毒在进化过程中之所以会客观上产生传播力增强的效果,是因为它越来越少地进入下呼吸道,而停留在上呼吸道拼命复制,人们在呼吸中将病毒传播给更多的人,所以在传播力增强的同时,其致病性从结果来看似乎越来越弱。陆蒙吉说,每个毒株在上、下呼吸道的复制能力都各有不同,因此如果要得出病毒是否变异,或毒性是否减弱的结论,必须等到疫情彻底结束后进行分子水平的分析,现有的证据在科学上还不足以证明这点。此外,即使中亚与俄罗斯毒株的临床表现以无症状居多,也不能说该毒株的毒性低。

陆蒙吉进一步解释说,喀什这轮疫情全部为无症状感染者,且都集中在工厂,感染的群体应以青壮年居多,这也与目前全球的感染趋势类似,也就是轻症患者的比例增加,这可能与已经采取的公共卫生措施有关。比如工厂里上班时都戴了口罩,即便不能阻止病毒的传播,也在很大程度上把初始感染的病毒载量降低,这些少量病毒要繁殖扩散就需要更长的时间。而及时的检测又将这些初始的感染者很快筛选出来,所以无症或轻症的比例增加。

现在,疏附县所有村都已经封闭,村民的生活必需品由当地政府组织人员配送到家。而已经停产的工厂何时复工,前述经信委工作人员透露,未来几天等全员核酸检测结果出来后,如果没有暴发新的疫情,就会考虑分批次复产。“县城内工业园区内规模以上的企业已经收到通知,在做好防护的基础下未来几天可能开始准备复工,村里还没有具体通知,”他说。

真 · 热搜 更多>>
今日热搜
回到首页查看更多
精彩推荐

孟晚舟案多重疑点披露 汇丰为脱责倒向美国

伴娘遭脱衣袭胸,公公醉酒强吻儿媳

女教师神秘失踪,井里惊现裸尸

恭喜!40岁林峯升级当爸

7旬老汉强奸精神分裂女子致其怀孕被判3年

让你在别人的车上表演一字马,尴尬了吧

热点新闻